【編者按】2013年7月30日,公安部組織開展了代號為“雲端行動”的圍剿利用互聯網非法經營、制售假藥犯罪專項打擊行動。當前互聯網假藥銷售現狀如何,警方開展的打擊行動取得怎樣進展,假藥銷售又有那些新手段、新方法?帶著這些問題,本報記者深入河南、浙江兩地進行了採訪。
  “你還在為自己的難言之隱而苦苦煩惱嗎?現在就撥打400免費場外服務電話吧!您的健康就是我們的第一承諾!”
  不容置疑的專家診斷、甜美周到的客服應答、細心入微的售後服務,聽到這裡想必很多正在聆聽電臺廣播的聽眾都會認為正在播放的是一家手續齊全、經營正規的藥品經營企業的廣告。
  然而事實並非如此。在日前由公安部組織,河南、安徽、湖北等多地警方參與的聯合行動中,這個通過非法架設電臺發佈廣告,吸引聽眾購買假藥,涉案資金3億多元的犯罪團夥被警方一舉打掉,正在做著發財美夢的犯罪嫌疑人楊磊、楊偉兩兄弟被抓獲。
  蹊蹺蹊蹺真蹊蹺,這個藥吃了心直跳
  今年48歲的秦先生最近有點煩。
  秦先生是河南省商丘市虞城縣城關鎮的一名建築工。閑暇時秦先生喜歡聽收音機打發時光。
  “去年4月,我在一廣播節目中聽到,一個自稱‘光偉生物科技公司’的企業正在熱銷‘靈芝景天膠囊’特效藥,專治中年人腎虛、體弱等病癥,而且正處於難得優惠期,買二送二。”
  廣播有嚴格的審批,還能坑咱老百姓麽?憑著對電臺的特殊信任,秦先生打通了廣播中提供的400免費客服電話。
  電話接通,一位自稱是“張教授”的專家詳細介紹了該藥品的特殊療效,還特地保證:該藥藥效絕佳,絕無任何副作用,建議立刻購買。
  聽了專家的話,秦先生花了700多塊錢買了兩盒藥,誰知吃了沒幾天就出了狀況。“吃到第6天就開始噁心、反胃,心臟還怦怦直跳。停藥之後癥狀消失,可是繼續服藥癥狀又一次出現。”秦先生告訴記者。
  直覺告訴秦先生,自己買的藥肯定出了問題。他沒想到要去報案,只當上了個當。誰知警方主動找到了他。
  原來,這夥以非法製作虛假醫葯廣告、占用電波頻段強行播送為手段銷售假藥的不法分子早就進入了警方的視線。
  一盒假藥幾毛錢,多數吃了沒療效
  直到9月25日被警方帶走,楊磊這個被公司員工稱為“楊總”的85後青年都始終堅持自己並沒有賣過假藥。
  被警方帶走前,楊磊被認為是一個值得稱頌的青年創業家。這個經營著“神州文化傳媒有限公司”、“光偉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年輕董事長有著舒適寬大的辦公室和一個分工明確、管理嚴格的團隊。
  根據商丘警方掌握的線索,楊磊及哥哥楊偉兩人涉嫌從廣東、安徽、吉林、遼寧等地購買根黃金、鹿血旺拉膠囊、蟲草旺拉膠囊、靈芝景天膠囊等30餘種假藥,而後通過層層代理商,利用物流媒介銷售假藥。
  “他們採用‘媒體推廣+呼叫中心+區域代理商’的三位銷售模式實施犯罪活動,即全國各地私設電臺、偽基站,或者利用廣播電臺、電視臺播放虛假藥品廣告進行大力宣傳,誘使消費者撥打電話購買假藥,最後通過區域代理商銷售。”河南省虞城縣公安局局長餘方生介紹。
  肖林是“神州文化傳媒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也是楊磊高薪聘請的區域代理。他向記者講述了該團夥架設電臺播放虛假廣告的內幕:“我們發展業務通常會首先和當地電臺聯繫租用播出時間段。達成合作協議後一般0點至7點會留給我們滾動播放藥品銷售廣告。如果電臺不同意租用,我們就購買無線發射機,把事先錄製好廣告的光盤放進去,(機器)就會自動播放廣告。”
  至於廣告是真是假,肖林辯解:“雖然廣告內容有誇大成分,但我從來不知道我們賣的藥品都假的,我一直以為我們賣的是真藥,只是採取了不合法的手段而已。”
  在虞城縣某倉庫,記者看到了已經被查封的大量藥品,根黃金就是其中一種。這款標價為29元的藥品顯示其主要功效為治療男性前列腺炎。而警方調查顯示,這款藥品不含任何相關治療成分。更加令人震驚的是,這藥竟是楊磊等人以2.5元一盒的價格購買的。
  虞城縣公安局經偵大隊大隊長楊濤告訴記者,楊磊等人銷售的根黃金、鹿血旺拉膠囊等30餘種藥品多是從安徽、吉林、遼寧等地購進,其成本價往往僅有幾毛錢,多數沒有治療效果,甚至會耽誤患者治療疾病。
  警方調查顯示,從2010年楊磊開始銷售藥品時算起,兩年多的時間他手下兩個公司業績就呈現出爆炸性增長態勢,僅被警方凍結的涉案資金數額就超過了兩千萬元。
  依靠百變話術,假專家“唬人”沒商量
  郭世瑞,“神州文化傳媒有限公司”話務部職員。不過,在廣大收音機聽眾耳中,這個實際年齡不過26歲的小伙子卻有一個響噹噹的名頭:“主治醫師王主任”。而在一個名為“午夜直通車”的節目中,他和其他話務員更是號稱哈佛大學畢業、醫葯學雙學位碩士、北京市協和醫院知名專家教授。
  不過到了虞城縣看守所,這位“主治醫師”承認節目中自己的學歷都是假的,自己的真實身份是剛剛畢業的大學生。
  “我從沒有接觸過醫葯知識,更不是什麼專家教授。”郭世瑞告訴記者,“但是公司有嚴格的規定,要求我們必須這樣去說,不然就可能被開除。”
  從沒有接觸過醫葯知識為何能夠冒充專業的醫葯專家?郭世瑞向記者介紹了公司內部統一分發的一本“話術”:“我們一入職就會領到這本書,上面詳細記載了所有消費者打電話時可能提到的情況。我們只要根據話術上面所列的方案和消費者對話就能確保萬無一失。”
  “如何與客戶拉近關係:詢問客戶有幾個孩子。應對:不管客戶回答有幾個孩子,都要回答‘您真有福氣,接下來就是您享清福的時間了。’”在警方繳獲的話術書中,記者看到了這樣的內容。
  餘方生告訴記者:“當消費者通過收音機聽到廣告並撥打‘400’電話後,這些話務員就會通過話術上所列出的方案來與消費者進行溝通,進一步推銷藥品。此外,他們還會定期對消費者進行回訪,尋找繼續推銷藥品的機會。”
  郭世瑞透露,“公司”每周都要進行“業務排名”,每天下班後還要對當天推銷藥品情況進行總結和反思。被警方帶走前,他一個月已經能拿到4000多塊錢的工資。對於一個剛剛畢業不久的大學生而言,這在商丘算得上一份“體面”的薪酬。
  根據警方調查,為推銷藥品,該團夥僅“400”服務電話就開通20餘個,還有專門用於銷售假藥的QQ號碼100餘個。(文中犯罪嫌疑人姓名均為化名)
(編輯:SN009)
創作者介紹

oo55oooby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