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多年之後,面對行刑隊,雷奧良諾·布恩迪亞上校回想起,父親帶他去見識冰塊的那個遙遠的下午。”這是小說《百年孤獨》那段著名的開場白,很多人說讀過這本偉大的小說,但很多人又說不知道這是什麼意思。哥倫比亞最偉大的作家加西亞·馬爾克斯把這個永遠解不開的謎甩給了他身後的人,於2014年4月17日闔然長逝。
  我一直在想巴西與哥倫比亞兩支華美球隊比賽的看點,編了很多能感動自己的故事,像放電影一樣在眼前過目,甚至想到了《百年孤獨》。但是,怎麼也沒想到最後的結局是這樣,兩個少小成名的天才青年選擇一起離開,在魔幻與現實之間,內馬爾與羅德里格斯殊途同歸。世界杯如一部人生大戲,把你想到的沒想到的演繹到淋漓盡致,讓我們的想象戛然而止,大腦宛如一個空白的世界,不禁要問:是天黑了還是天沒亮。
  許多年以後,羅德里格斯面對內馬爾,兩個人回想起,他們離開卡斯特勞體育場的那個遙遠的下午……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內馬爾傷了,他的青春後腰與哥倫比亞人的鐵血黑腿在猛烈撞擊之後,在光合作用之下產生了骨裂,就此缺席剩下的兩場世界杯大戰。全世界的人也都看到了小男孩羅德里格斯流下的悲傷淚水,他還是個孩子,無論在賽場上他有多麼勇猛、機智,他的內心還是相當脆弱,需要失敗去打造,需要時間去錘煉。兩顆青春的種子,埋在了南美初冬的季節,來年的春天必定發芽壯大。哥倫比亞人帶著驕傲可以安靜地回家了,喝一杯自己小院生產的咖啡,把下一次的突破放在俄羅斯。巴西人的戰鬥還在繼續,內馬爾倒下了,但是,他們不是一個人在戰鬥,巴西人的手已經觸摸到了第六顆閃閃發光的五星,他們是不會輕易縮回來的。
  加西亞·馬爾克斯說:每個民族都有自己的靈魂,就看哪一天被喚醒。
  我的心裡始終裝著哥斯達黎加,這是一個人口不足五百萬的國家,這些在中北美及加勒比海地區狹小地帶求生存的人們,內心卻無限強大。他們能夠小組出線,衝出16強,依仗的就是那顆被喚醒的民族靈魂。他們或許不會奪得世界杯,但是,不論到哪裡都會因世界杯而得到尊重。輸還是贏,已經無關哥斯達黎加人夢想,他們的每一次觸球,都是一次心潮澎湃的靈魂激蕩,是這個民族長達九十分鐘的民族吶喊。
  前行著一直前行,不會孤獨,他們的目標就是站到世界的頂峰。球到今日,已經沒有失敗者,正如加西亞·馬爾克斯一生最後一部小說:《我不是來演講的》。
  本稿件所含文字、圖片和音視頻資料,版權均屬齊魯晚報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授權不得轉載,違者將依法追究責任。  (原標題:每個民族都有自己的靈魂)
創作者介紹

oo55oooby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